2009年4月4日

ELLE MAGAZINE 訪問



蘇真真 -《香港潮語學習字卡》創作人
Q : 蘇真真最為人熟悉一定是「潮語咭」的出版,當初為何會選擇以「潮語」為主題?
A : 自己在大學時修讀的是翻譯,本身很熱愛香港本土文化,亦因為身為一個教師,對年青一代的文化特別敏感,所以創作出潮語卡去將這種獨有的語言文化展示出來。亦希望透過這作品去打破兩代之間的鴻溝。
Q :「潮語咭」在坊間的迴響非常熱烈,給你最大的滿足感是?
A : 最大的滿足感是為自己開拓了廣闊的創作空間,多了發表作品的機會,例如在報章和雜誌的專欄發表作品,是以前從沒有想過的。透過作品表達自己,實在是令人很滿足的一回事。
Q : 仍然單身的原因是? (我根本沒說過自己是單身的...)
A : 其實只要懂得愛身邊的每事每物,懂得愛家人愛朋友愛自己的人,是不愁單身的,亦很難有機會仍是單身。(笑)
Q :對理想對象有沒有特別的要求?
A : 理想對象要懂得何謂「愛」。「愛」是天賜給人的一種能力,但又不是每個人也懂得好好運用。如果你的對象不懂得愛,就算她長有一副天使面孔又有何用。
Q : 近日「港女」一詞再度成為話題,有沒有某種類型的對象是你一定不會考慮的?
A : 只懂得愛自己的人,是很難接受的。所謂「港女」就是擁有這種性格缺憾的人吧。
Q : 有否試過被女性主動追求?介意被女性主動追求嗎?
A : 有的。完全不介意,人不是你追我就是我追你的,沒甚麼所謂。而且現今的女性比男性更進取,女性主動追求所愛,是一種進步。但最合我心意的還是有默契的兩情相悅,不需要甚麼行動就能自自然然地走在一起的那種。
Q : 最浪漫的一個情人節如何度過 / 期望如何度過?
A : 最浪漫的情人節,是最老土那種,女朋友親手準備了燭光晚餐,播著英語慢歌進餐,愛意慢慢滲進耳邊、舌頭、皮膚、眼睛,想起也覺得很浪漫。我總覺得愈老土、愈浪漫。我最渴望的是可以在異國與愛人一邊玩花火,一邊追逐,感覺也好浪漫。
Q : 對婚姻最期待 (或恐懼) 的是?
A : 婚姻最期待的是二人的生活融為一體,合成一個美滿家庭,互相扶持到老,至死不渝。
Q : 關於愛情、婚姻和事業,有沒有特定的人生目標?
A : 我是個不善於為自己定目標的人,就算定了目標也沒有多少次能實現的,對未來還是隨遇而安,不如隨心所欲去做好當下的事吧。
Q : 不同年代總有不同的潮語表達我愛你,像以前的” 我Lum你” 或 “我得你” ,那當代的潮語應該是?
A : 年青人會講:我好「yo」 你、勁愛你、喪愛你、愛爆你,我笠你......不過我還是覺得「愛死你」最直接。 不過我認為最lum 的仍是離不開這三個字的「我愛你」,言簡意賅,不過這三個字從古至今亦是難以啟齒的。(笑)

4 則留言: